申博Sunbet官网申博Sunbet官网

申博Sunbet官网
申博sunbet客户端_沁阳市资讯

风评:农民退休金制,创造不平与钱坑,或是诈骗?

风评:农民退休金制,创造不平与钱坑,或是诈骗?

农民退休金制,创造不平与钱坑,或是诈骗?图为蔡英文与农委会主委陈吉仲(右一)。(郭国文脸书)

上周总统蔡英文到台中市出席「农业产销界后援会成立大会」时说,政府将打造农民退休金制度,让农民退休时,跟劳工一样也能领到退休金,生活有保障;农委会主委陈吉仲也当场补充说明,这个「农民退休金制」,对蔡政府而言,显然已是箭在弦上、势在必行了。

不过,专业的看农民退休年金制,这个承诺不是创造一个更严重的不公平、沦为纳税人钱坑的制度,就是成为绿营骗取选票的技俩,而这两种结果该被批评。

依照目前农委会的规划是:这个退休金制是让农民自由选择是否投保,农保年资逾15年、农民满65岁,如果有加入退休年金制,则包括老农津贴与退休年金,老农退休后每月至少可领1.5-18万元,足以保障农民老年生活。

如果以现在调整后每个月可领7557元的老农津贴来算,等于农民退休年金每个月可拿到至少7500元以上,领取资格则是投保农保满15年之后即可。相较之下,国民年金投保者是每个月缴交保费近千元(987元),辛辛苦苦缴费30年后,每个月领到的年金也只有7200元左右。劳保情况亦类似,劳工想退休能月领年金1.5-18万元元,大概是要月缴近千元、缴30年后才有此待遇。

对比之下,待遇差距何其大?国保投保者主要是没有其它年金保险者,也就是以家庭主妇、无工作者为主,从在第一线「催缴」服务人员的反应可看出,其中有不少是经济弱势者。

反而是农民年金的受惠者,根据陈吉仲的说法,其所得应该是比那些国民年金投保者还高。去年陈吉仲在民进党中常会报告的说法,台湾专业农户的家庭平均所得有154万,兼业农民家庭平均所得则落在 105至110万之间,如果以家庭所得五等分的数据看,其实已在中上水準。这个所得明显高于一般劳工阶级,更是所谓弱势者不能匹敌。政府以远比国民年金优厚的条件给农民年金,合理吗?

更进一步看,不公平之处更甚于此。蔡政府规划让老农退休「月领1.5万元」中,有一半是来自老农津贴,但老农津贴几乎是百分之百由政府编列预算供应─农委会每年编列近500亿元发老农津贴,这些钱全部来自纳税人;所谓农保保费只有区区每个月78元,相较于国民年金近千元、甚或其它更高数千元的保费,已不是「半买半相送」,而是较类似「只收手续费」的铭谢大放送了。

老农津贴是朝野政客拿纳税人钱、恶开支票、乱发福利金的典範案例,其资格之宽鬆、津贴之丰厚,曾让各界人─从医生娘到小企业主、其它领域退休人员竞相成为假农民,老农津贴最高曾经每年发放超过560亿元以上,占农委会预算半数以上,5年前马政府才修法紧缩发放标準。按理蔡政府要规划农民退休年金,应该是要让整个制度导入正常年金规划,结果,蔡政府是取其「最宽厚」、同时也最恶质的作法:既保留老农津贴、又要搞吃财政的农民退休金,这是百分之百为国库再开一个财政黑洞的政策。

为何说会成为财政黑洞?同样是简单的拿国民年金来看即可;国保基本上是投保人月缴近千元、30年后才能月领7200元;农民退休年金目前的讯息是:农保年满65岁投保满15年,就可领这笔7500元左右的年金,加上国民年金被保险人有332万人,远远超过农保的110万人,「资金池」大小差距大,这代表的当然就是所谓的「农民退休年金」,不可能依靠投保者缴交的保费、本身的基金发放年金,最后还是等于靠政府预算支应。

当然,「万一」─虽然可能性极低,蔡政府规划的农民退休年金,是经过精算、以专业又标準建立一个可自给自足、永续存在的年金,那就不会成为国家财政黑洞。但可以想见,保费与请领门槛都高,对习惯每月缴交78元农保保费的农民,当毫无吸引力,而此年金制採「自由投保」(国保是强制投保),因此,对农民毫无吸引力、也不会有人加入。

结果是「有等于没有」,某个角度而言,形同诈骗农民选票。

外界非常容易用「农民辛苦终生,政府应照顾」,「共享经济成果」等文青式语言来合理化这些恶质的政策买票,但同样的话也适用在其它行业─劳工、军人甚至家庭主妇等都不辛苦了吗?弱势不是需要更多照顾?是不是大家都可月缴78元、满15年65岁后月领7500元?其实,现在的老农津贴就已是一种年金、一种退休金制,而且是非常优厚的年金,月缴78元到65岁后月领7557元到过世,领取的年金几乎全靠国库支应。现在蔡政府却要在老农津贴外再加农民退休金,结果创造更严重的财政黑洞与不公平,如此行事,如何面对332万国保投保人、甚至千万劳工?那些被砍年金的军公教就更不在话下了。